戈恩和日式管理:貢獻與衝突

 新闻资讯     |      2020-01-10 15:58

作者:戴二彪

2020年1月8日,美伊正在相互威脅之際,wwwag8日產汽車前董事長卡洛斯·戈恩在自己的家鄉黎巴嫩召開了流亡以來的初次新聞發佈會。雖然發佈會熱度被大國政治所掩蓋,可是對日本和全球汽車產業而言,戈恩從年底到年頭的這一次傳奇出逃和隨後的變化,是一個十分重要的事情。 

2019年12月末,沉浸在辭舊迎新氣氛中的日本列島被一條速報震驚了:保釋期間中的日產汽車公司前董事長卡洛斯·戈恩已經逃離日本、到達黎巴嫩!13個月前的2018年11月,東京当地檢察廳特別搜寻部以違反金融产品交易法的理由忽然拘捕了剛從海外回到東京成田機場的戈恩,也曾轟動一時。這次戈恩竟然鋌而走險選擇逃離,其戲劇性的過程和複雜的布景再次引發国际關注。 

一個曾在日本家喻戶曉的外國籍經營奇才,何故淪爲被紅色通緝令追捕的疑犯?從1999年就任日產到2019年被免除要職的20年中,我們能够看到戈恩從一個日式办理的变革者漸變爲衆叛親離的對立者的過程。 

戈恩出世於巴西,成長於黎巴嫩。後留學法國,先後就讀於闻名的巴黎高级理工學院和巴黎國立高级礦業學院,並獲博士學位。戈恩畢業後,曾在歐洲、美國、南美等多國擔任企業办理作业,能流利運用法語、阿拉伯語、英語、葡萄牙語和西班牙語等5國語言。其專業才干和跨文明的豐富經歷使他擁有全球化時代高級經理人的難得優勢,來日前他已經成爲法國雷諾汽車公司的副總裁。

1999年,雷諾出資援助瀕臨經營危機的日產,並派遣戈恩擔任日產執行總裁。剛到日本時,日產公司上下以及日本社會對這個不明白日文的外國人並不抱期望。可是戈恩一方面深化現場和各部門調查调查,找出問題癥結地点後当即大膽变革;一方面尽力學習日語和日本文明,積極和企業員工與日本社會各界溝通。3年後的2003年,奇蹟發生了:日產公司的營銷利益率從1.4%上升到11%;國內市場佔有份額回升到20%以上;年度利益總額破歷史最高紀錄並連續三年扭虧爲盈;還清了高達200多億美元的有利息鉅額債務!華麗的V字形回覆使日產从头回歸日本三大主力汽車製造企業队伍。2005年,戈恩同時兼任日產和雷諾的總裁。2016年日產兼併三菱汽車公司後,由他推動結成並擔任董事長的日產-雷諾-三菱聯盟成爲全球第四大汽車生產集團。 

巨大的成功使戈恩一舉成爲名震日本乃至全球的明星企業家。日本政府給他頒發了多種獎狀和勳章以赞誉他爲日本企業办理变革所做的杰出貢獻,早稻田大學、法政大學颁发他名譽博士學位,清華大學經管學院等國際闻名院校請他擔任顧問,多國重要企業也競相聘任他兼任董事乃至董事長。當時的戈恩,頻頻在報刊、雜誌、電臺、漫畫、教科書出頭出面,能够說風頭蓋過同時代一切其他汽車企業的CEO。 

戈恩的成功也爲日式企業办理的变革帶來一股新風。1970-80时代全国际曾盛行學習日式企業办理,可是1990时代後,IT革新和經濟全球化帶來技術進步的加快和人才流動化,使得以終生僱傭、年功工資准则、集體決策、集團內系列企業合作、忠誠企業等特徵著稱的日式办理失去了往日的魅力。而日本資產市場泡沫决裂後的經濟低迷也迫使日本經濟界冷靜下來检讨自己並虛心學習歐美办理。作爲當時日本大企業中最有影響的歐美籍高管,戈恩推出的一系列經營办理变革廣受矚目,特別是以下方面遭到正面評價。 

有明確的發展遠景和高效的決策、實施體制。在總裁親自調查调查基礎上,敏捷確定發展方向、發展目標並鎖定關鍵問題和對策。決策高效,實施果斷。 

比絕大多數日本企業領導重視投資者利益、重視財務指標和股價。從大膽削減本钱下手,顯著改进企業投資收益率。 

比较學歷、年資、作业勤勉度,更垂青才干和效果。導入英語爲公司內部共用語,大膽重用有才干和創意的年輕人、從其他公司换岗的優秀專業人才、以及能推進公司全球化事業的外國人,論功行賞。 

與從一般職員一步一步晉升至公司最高層、行事低調的大多日本企業領導不同,職業經理人的戈恩積極參加公司外部各種沟通活動,最大限發揮企業最高領導的公關效果。 

可是,任何事物都有正反兩面。在戈恩式变革獲得很多讚譽的同時,來自日本企業办理界的質疑聲也一向不絕於耳。首要批評包含以下幾點: 

以股東利益爲重,輕視公司員工權益。同時日產在就業方面的社會貢獻遠不好像業競爭對手。戈恩就任之初,爲了削減勞動本钱,鐵面裁員七分之一日產員工,震驚有終身僱傭傳統的日本產業界。根據上市公司財務報告,在2000年3月-2018年3月期間,日本國內三大汽車製造公司中,豐田公司的員工人數從21.1萬人上升到36.9萬人,本田公司從11萬人上升到21.5萬人,均有大規模添加。與此相對,日產的員工人數從13萬人6397人添加到13萬8910人,只添加了2513人。豐田公司前社長奧田碩對戈恩的变革曾如此評論:困難的時候裁員算不上有多大的經營才干,仅仅日本企業家不忍心這麼做罢了。 

權力過於会集。隨着戈恩威望日益上升,日產內的獨裁體制逐渐构成,財務等重要部門任人唯親,构成公司內部監管准则弱化。 

在崇尚集體協作、把效果歸功於企業全體的日本,戈恩個人的實際報酬之高十分杰出。財務報告标明,戈恩近年的公開年薪超過1000萬美元,是日本同業龍頭企業豐田公司總裁年薪的三倍以上。可是在戈恩看來,與美歐首要同行企業CEO的年薪比较,他所作的貢獻應當有更多的報答。因而,除了上述公開年薪外,日產約定以未來付出的方式别的給他鉅額報酬。同時戈恩還持有相當高份额的日產股票,每年分紅額與其公開年薪附近。此外,戈恩還以公司業務需求爲名,讓日產爲他在日本、歐洲、南美、中東等地購買了豪宅、名車,公私混用。 

戈恩同時兼任雷諾、日產的董事長等若干要職,他對雷諾和日產的忠誠心之差異讓土生土長的老日產人以及日本政府的產業主管部門對戈恩難以定心。作爲日產的最大股東,至2018年,雷諾已從日產獲得分紅利益6000多億日元,超過了當初雷諾對日產的出資額。并且在2001年3月-2018年3月期間,雷諾所持的日產股票帶來的投資利益也已經成爲該公司同期的首要利益來源。能够說,戈恩超等待地完成了雷諾委託他的重担。更引人關注的是,相關資料顯示,作爲雷諾大股東的法國政府近年有意增資雷諾,欲借戈恩之力間接擴大對日產的影響力、助力法國經濟。這一動向引起了日產办理層對日產究竟是姓“日”還是姓“法”的焦慮,也引起日本政府的戒備和不安。這一點被認爲可能是導致2018年11月戈恩忽然被捕的深層原因。

縱觀戈恩執掌日產20年的歷程,上述正反兩面的評價一向存在。可是在初期,戈恩不僅對日產的Ⅴ字性回覆作出了不行否定的严重貢獻,并且把歐美的企業办理模式和方法導入日本大型企業,爲日式經營的变革供给了一個值得參考的成功樣本。因而,在很長一段時間,對戈恩的評價顯然是褒大於貶。可是隨着戈恩名聲上升、居功自傲,其經營办理中的問題點逐渐趨於嚴重或许被輿論扩大。與此同時,日式办理在变革的同時也逐渐恢復了自傲。因而,在戈恩統治日產的後期,不知不覺中他已衆叛親離,最後竟然被自己选拔的高管舉報,落得個被專管大案要案的東京特搜部拘捕、保釋、再拘捕、再保釋、不法逃離的意外結局。

值得指出的是,不少日本法令界專業人士公開指出:儘管日本檢方以違反金融产品交易法、違反企業規章等罪名拘捕了戈恩,假如對照歐美企業高管的行爲規範和歐美相關法令,憑现在发表的“罪證”尚很難斷定戈恩有罪。可是,在日本式企業文明和社會輿論的土壤上构成的日本法令,很简单把“自私自利”的戈恩關進牢房。 

20年前,戈恩意氣風發踏上東瀛島,經歷了不一般的成功和輝煌。可是20年後,卻滿懷仇恨逃離。從一個國際闻名企業家淪爲國際通緝犯,既是他個人的悲劇,也是日產和日本的悲劇。正在尽力探究經濟振興之路的日本,现在最缺的不是技術,也不是資金,而是有全球視野、敢於挑戰的企業家。爲此,近年日本政府逐渐放寬大門,歡迎外國投資者、經營办理人員、專業人才到日本創業創新。在這樣一個時代布景下發生的戈恩事情,其負面影響不行轻视。怎么防微杜漸,防止這類悲劇再發?日本在跨國企業管治、異文明沟通溝通、立法、司法等相關領域,均面臨許多有待改进的課題。